工期54天却拖了一年!如今装修公司已注销,济南老人无奈打官司

 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 程凌润 实习生 张晓晨 合同约定的54天工期,一拖就是一年多,济南一对老夫妻交纳九成以上装修款却换来了“半拉子”工程。 如今,装修公司已经关门,并办... 

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 程凌润 实习生 张晓晨

合同约定的54天工期,一拖就是一年多,济南一对老夫妻交纳九成以上装修款却换来了“半拉子”工程。

如今,装修公司已经关门,并办理简易注销手续,相关负责人的电话号码也无法打通。无奈之下,老两口起诉维权。

新房交付遭遇广告“狂轰”

“之前,我们在腊山御园小区购买了一套100多平(方米)的商品房,应该是2019年年底交房。”壹粉“雨蝶”的妈妈李女士已经是古稀老人,她说,在新房交付的时候,他们遭遇装修广告的“狂轰”。

“很多装修公司的人跟在我们后面,只有一家装修公司的业务员盯得最紧,最后我们就选了这家公司。”李女士说,装修公司的工作人员对他们嘘寒问暖,还带他们到公司“考察”。

据李女士介绍,这家公司名叫山东叮咚置业有限公司,办公场所位于海信贤文中心写字楼,“里面装修得很好,里面摆放着各种装修材料,看样子应该挺正规。”

“他们是年轻人创业,我们也是想支持一下他们。”李女士说,新房交付后不久,他们于2019年11月5日与装修公司签订了装饰装修施工合同。

约定54天工期却一再拖延

根据双方签订的合同,装饰施工的承包方式是包工包料,总价为82894元;工期为54天(工作日),自2019年11月6日开工,至2019年12月30日竣工

同时,合同还约定了工程款付款的时间表,合同签订当日付款60%,49736元;木工完成,油漆工进场前,付款38%,31499元;竣工验收合同当天付款2%,1657元。

“刚开始施工的时候,进度还可以。”李女士说,一个多月的时间,装修公司就完成改水电,铺设地板砖、木地板等内容。

2019年12月9日,山东叮咚置业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催促李女士支付第二阶段的工程款。 “他们让我付3万多,我说太多,最后付了两万五。”李女士说,他们支付完后,施工进度就明显变慢了,后来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一度停止施工。然而,疫情防控形势好转之后,房屋装修却没啥新进展。

装修公司关门老板“失联”

原计划2020年就能搬进新房,可是“半拉子”装修让他们很犯愁。 “只是刷了墙,铺了地板,做了房顶,其它的活都没有做。”李女士说,按照合同约定,装修公司还要安装房门、橱柜、卫浴等设备,可是这些都成了“空头支票”。

“我们也找过这家装修公司,刚开始还能联系上,后来公司关门了,老板的电话也打不通了。”李女士的丈夫分析道,装修公司关门可能与疫情期间没有业务量有关,他们前期支付的装修款可能用于支付房租等开支。

再次拨打装修公司负责人的电话时,该电话号码已经注销。3月23日,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探访海信贤文中心写字楼,发现山东叮咚置业有限公司原办公室已经更换成其它公司,该写字楼物业公司工作人员称未听说过该公司。

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(山东)显示, 山东叮咚置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8月22日,仍处于在营(开业)状态。不过,天眼查APP显示,该公司已经进行了简易注销,公示日期为2020年11月25日至2020年12月15日。

《简易注销全体投资人承诺书》上,该企业全体投资人承诺企业申请注销登记前未发生债权债务/已将债权债务清算完结,清算工作已经全面完结。

“没干活的那部分钱得退给俺,而且耽误了工期,还要赔偿每天(合同款)千分之一的违约费。”李女士说,他们现在又找了另外一家装修公司继续装修,再次花费了5万余元。

2021年2月份,老两口又让帮忙找来律师,并将山东叮咚置业有限公司告上法庭。“现在已经立案了,诉讼费也交了。”李女士的儿子说。

律师说法:

即使装修公司已经注销

消费者依然能起诉维权

“双方在合同里约定了工程量、时间段 双方都应该按照合同内容履行合同义务。”针对老两口遭遇“半拉子”装修的事情,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咨询了山东千舜律师事务所律师甄恩阳,他说其中一方违约就可以终止合同或者要求对方赔偿违约损失。

甄恩阳称,装修公司没有按照合同约定的时间装修完,这是一种违约行为,老人可以要求装修公司按照合同约定进行赔偿。

对于装修公司办理简易注销手续的事情,甄恩阳称,如果企业没有及时清算,股东要承担赔偿责任;如果企业进行了清算,那么承诺书会约定由来承担赔偿责任。

“建议大家装修的时候,不要盲目的一次性付款或者留下很少的尾款。”甄恩阳建议市民到信誉度高的装修公司装修,并且按照合同约定支付相应款项。

企行公司主营业务:公司变更、公司注册、代理记账、涉税处理、公司转让、公司注销、公司户车牌转让,投资/资产/基金类公司转让,免费咨询电话:400-965-9658